大白牙CC

趁年轻,把坏事干够(* ̄︶ ̄*)

告别

还是不知道该以什么姿态开启这段文字。。

或许我该庆幸,毕竟我远在他乡没有直面死亡;但我还是觉得悲伤,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;或许我应该听取安慰,她去了更好的地方,安静无忧;但我还是难受,因为她被病痛折磨了那么久,那么久。。

我时常会想,这个世界真的好不公平,并不是所有努力都有结果, 不是所有植物都会开花结果。我们已经尽力了啊!为什么还是没有办法挽回,为什么不能等等我!为什么!

其实我有预感的,今年的冬天来的太早了,实在太早了。

美丽的冰雪在我不在的地方盛开,没想到也夺走了她。或许是因为她的心也如冰雪般干净吧。

我现在还在逃避,假装她还在那里,还坐在炉火旁给我烤胡萝卜圆子,还坐在小板凳上择着菜,还背着小箩筐在茶山间忙碌,还会在我回家的时候抱着我说大孙子回来了啊,还会跟我睡一张床担心我老是翻身乱动,还会让我妈妈给我带大公鸡,还会看着我和弟弟过家家,哭笑不得的骂我们淘气。。

可是,都不会有了。一切都结束了。

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在春天带我上茶山,追逐蝴蝶,挖蒿子做全世界最好吃的蒿子粑粑,再也不会有绵绵细雨般的蚕吃桑叶的声音,再也没有那个看到我就开心快乐的人了。

其实我早就知道了,早就知道今年过年可能她就不在了。。

但是刚刚知道这个残忍的消息的时候我还是下意识的拒绝,不,这不是真的。。我多希望有个人告诉我这只是一个玩笑,是一个错误。。即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还是打电话回去了,直到我妈妈哭着告诉我周一12月12号晚上9点38分她就已经离开了我,我才真的不知所措。

我是想回家的,如果有机会我再也不要离家千万里了,外面的月亮一点也不圆。

下午的调研也是浑浑噩噩,还好我的身边还有这些有趣的朋友,让我不在回忆中拉扯。。可是回校的路上,坐在大巴上看万家灯火,我们竟是如此孤独,或许成长就如那句话所说“从 我们 到 我 一个人”恍惚之间做了一个梦,我想大概是关于她的吧,不知不觉泪流满面。

小时候许诺说,等我长大了,考上大学了一定要带你去外面看看,现在想想真是可笑,她的身体早就经不起奔波了,怎么能跟我这种年轻鲜活的生命相比呢?

其实要开心很简单,不断告诉自己这都是一场梦,醒来就好了,或许也像他们所说天堂没有病痛折磨,于她也是一种解脱。

但是要怎么放手,怎么割舍。

我还是在逃避,不想回家了已经,今年的年要怎么过,怎么能没有她?

越想越乱,如同我现在的生活,一团乱麻,甚至无法看到明天的生活。

思绪混乱,仿若呓语。都会过去的,对吧。

再见,或许无法晚安。

评论

热度(7)

  1. 月雪云烟大白牙CC 转载了此文字